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澳门十大赌博网站 -> 玄幻魔法 -> 克斯玛帝国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伊利安的庭审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一些本案的“受骗者”和“受害者”家属也从帝都买了船票早早的赶到伊利安,让跑这条航线的客轮都有点摸不清楚情况,莫非伊利安的旅游旺季又到了,或许应该多开两班去伊利安的客轮。

    除了那些受骗者和受害者家属之外,帝国三大特稿社不仅派出了堪称豪华的记者团,更是携带了两部用于拍摄整个庭审过程的摄像机,打算将整个庭审的过程拍摄下来。

    世纪诈骗案,光是这个名字就会有许多人买账,他们甚至有一个想法,把这个诈骗案改编成电影,估计会有很好的票房。要知道这可是近年来涉案金额最多,受骗人数最多,受害人数最多……总之破了很多个记录的金融案件,让整个西方世界都为此震惊。

    多方面的猜测也给这起案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有人认为其实这起案件的主谋另有其人,杜林只是他们推出来的替罪羔羊。还有人认为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主谋,这完全是帝国官方的割羊毛行为,那笔钱就在帝国央行的金库里。越来越多的传闻使得这几天的新闻都在说这件事,杜林这个名字也算是扬名整个帝国,甚至是西方世界,

    第二天一大早,温度只有零度左右,法庭外就已经挤满了想要进去旁听的受骗者以及受害者家属,原本可以旁听的庭审,最终因为人数太多,不得不暂停了对普通人的开放。只有受骗者和受害者家属可以进入,而且只能进一个,这让许多人对此不满。

    当时间指向上午八点四十五分的时候,三辆经过改装的警用卡车驶入了法庭的后门,与此同时,代表了公诉人的检察官安普,也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一大片闪光灯瞬间让很多不太适应的围观群众闪瞎了眼睛,安普低着头,在军人的保护下走上了台阶。站在最高一层台阶时,他停下了脚步,记者们立刻意识到他要说什么,立刻蜂拥而至。

    安普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仿佛已经胜券在握,他今天早上精心打扮过自己,就像每一次出庭那样。面对着这些记者,他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便笑着开口,迟到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他整个人都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在这一刻,人们突然安静了下来,看着他,看着这位负有盛名的检察官,想要听听他说些什么。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公正和公平,也许你看不见它,但这不会是永远,总有一天你会看见它的。当你看见它的时候,你就会意识到,邪恶终究战胜不了正义。无论我们为此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他挥了挥手,说了一句谢谢后挤进了法庭中。

    记者们将安普的话记录下来,那些照相师此时憎恨着为什么自己手中的相机是黑白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研究出彩色的照相机!平静过后的人群中爆发出了欢呼声,人们喜欢安普的模样,喜欢他的自信,喜欢他说的话。他仿佛就像是正义的化身,主持着天主赋予他的寻找正义的权力!

    随后,三辆豪车接踵停在了法庭外,记者以及围观的人们再次找到了聚焦他们目光的东西。

    都佛拉开车门,一只锃亮的皮鞋从车门里踏出来,稳稳的踩在地上,紧接着杜林从车里钻了出来。他穿着一身灰白色的大衣,深色的正装以及白色的衬衫,打着领带。他看着拥挤的人潮微微一笑,在都佛和艾尔利斯的拱卫下也走到了台阶上。

    有一名记者突然喊道,“刚才安普先生给我们说了一些话,您要听听吗?”,他没有等杜林给出自己的意见,就把安普所说的话喊了出来,人们再次安静下来,除了偶尔有咒骂声之外,还算安静。

    当记者把安普的话重复了一边之后,他问道:“杜林先生,您现在有什么想要对大家说的吗?”

    杜林看向了那个记者,其他记者也看向了他,他三十岁出头,棕色的头发,胸口挂着一个三角形的徽章,是特稿社的人,难怪比其他记者犀利的多。

    杜林指了指他,“你叫什么名字?”

    那记者龇牙咧嘴的笑着,“我是一个无名小卒,杜林先生,请不要回避我的问题,您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杜林保持着笑容,金色的光辉同样也洒落在他的身上,他略微酝酿了一下,“什么是公正,什么是公平?当所有人都认为一件事是对的时候,它就一定是对的吗?反过来也一样,当所有人都觉得你错了的时候,难道你真的就错了吗?”

    “我不反对安普检察官的言论,他说的很有道理,但并不适用于我。在这个世界里,最大的公正和公平就是法律,我坚信法律会给予每一个人应有的公正和公平,法律万岁,正义必胜!”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进进入了法院的大门,门外那些从帝都赶来的人愣神片刻之后,又骂开了。他们可不管什么对错,什么公正公平,他们只想要知道是谁拿走了他们的钱,让他们一辈子的积蓄都成为了泡影。

    这次开庭是三名法官同时审理,因为案件的特殊性,所以最终杜林是否有罪,还是由陪审团来决定。

    进入法庭之后杜林就坐在了被告席上,可他一点也不紧张,反而和凯文有说有笑。旁听的席位早就挤满了,还有些人站在两边的墙边,他们情愿站一上午,也想要近距离的接触这次关系到七千万资金的庭审。

    九点整,坐在中间的法官敲了敲木槌,整个法庭立刻安静了下来,在一连串的流程之后,终于开始上干货了。

    杜林一直在观察安普,他一点也没有了昨天的颓废,整个人自信的都快要发出光来。杜林有点理解安普的心态,像他们这样的人其实都是骄傲的,所以即使面对失败,也要拿出最完美的自己,骄傲的去面对惨痛的结局。

    “法官大人……,我先提交一份证物……”,安普将装着纸条的证物袋取出来,送到法官席上,然后再给陪审团成员一一过目。那张纸条上写着时间和地点,然后杜林又传唤了那名报童,以及布鲁尼。整个过程中,安普都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兴奋和期待,他很好奇这场庭审会变成什么样子。

    当报童按照他自己所说的老老实实的把他该说的说出来之后,法庭内有了一些喧哗,接下来就是质询布鲁尼了,可到了这个时候,问题终于出现了。

    布鲁尼当庭翻供,直接否认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并且说那个报童撒谎了。

    “布鲁尼先生,你知道在法庭上翻供以及做伪证的意义吗?”,其中一名法官斜睨着布鲁尼,“这会让你的罪名增多,你可能会付出更高昂的代价。”

    布鲁尼沉默了片刻,然后居然脱掉了衣服。

    在这个过程中安普没有阻止,因为他早就知道了布鲁尼会做什么。当布鲁尼露出了浑身的伤痕时,他面对着法官说道:“他们找到我之后认为是我杀了胡安,要我承认这件事。我没有同意,然后他们对我用刑。我怕我会被他们打死,所以我按照他们说的做了……”

    法庭内再次出现了喧嚣声,法官不得已用力挥动了手中的木槌,让法庭内安静了下来。坐在中间的法官看向了被告席上面无表情的杜林,问道:“杜林先生,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其实这本身并不符合规矩,无论杜林有什么意见,都应该由凯文来声张,不过这件案子的特殊性质注定不可能一切都完完整整的按照程序走,所以这一点并不算是超出常规。

    杜林站了起来,先鞠躬表示敬意,他轻声说道:“我没有任何的看法,三位法官先生,我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他坐下之后,三名法官商量了一下,决定休庭十分钟。

    第二个关键证人当庭翻供这让庭审难以继续下去,必须有一个停顿的过程,错过这一步从下一步继续开始。十分钟后再次开庭,安普给出的所有证据和证词都被凯文否定,接下来的证人也都当庭翻供,这让庭审再次中断。

    事实上到了这一步,经验丰富的三名法官已经认定杜林的确存在问题,可是在没有证据和证人的支持下,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他们有点同情安普,他们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也是帝国最高法庭和帝国**官的建议。毫无疑问,安普栽了,不过他们也不是特别的担心。

    当庭翻供除了证明在取证的时候可能不那么“规范”,说到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情,无非就是处罚一下办案人员。加上安普是司法体系的自己人,他可能都不需要承担太过于严重的结果。

    第四次开庭的时候,结果基本上已经确定了下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凯文站了起来。

    此时如同闹剧一样的庭审已经毫无意义,陪审团的成员都一头雾水,原本他们还有一些倾向性的立场,可在接连出现翻供和涉嫌刑讯之后,他们的立场也变得模糊起来。而凯文需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然后足以让安普“付出代价”的变化。

    实际上杜林在这场庭审中还是有一定的危险的,危险来自于陪审团,安普非常聪明的从其他地方调集了一些陪审团成员来组成新的陪审团,这会给陪审团每一位成员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杜林势力很大,本地的陪审团都被他买通,不足以承担这么重要的职责。所以从一开始,陪审团就是具有倾向性的,他们更加倾向于安普,而不是中立的立场。

    此时他手里拿着一份用玻璃片夹着的纸片,只有巴掌大小,上面写满了字符,“法官大人,我想提供一份材料,这份材料来自于死者解剖时从胃部取出。”,说着他的助手开始将拓印出来的文件发给法官,以及陪审团成员,他继续说道:“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这上面的内容,这是一份遗书,一份胡安先生的遗书。他在遗书中说明了他最后一刻的想法,也足以证明胡安先生并非死于安普先生所说的谋杀,而是自杀。”

    他又拿出了一份文件,“这是拍卖会结束后的债务转让文件,在胡安先生自杀之前,杜林先生已经成为了胡安先生的债权人,胡安先生欠下了杜林先生二百三十万元!”

    “我想请问三位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团成员,无论那些证据和证人的证词是否有问题,杜林先生具备了谋害胡安先生的动机吗?”,他走到了陪审团坐席的旁边,将手中发大来的拓印复件举着,保证每个人都能看见,“这是二百三十万元的负债,不是二百三十块,如果杜林先生要谋害胡安,那么这二百三十万的债务怎么办?”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我非常自卑的承认一点,我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另外,我还需要陈述一个事实,胡安先生和杜林先生有商业上的矛盾,这一点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但这并不足以证明杜林先生会为了泄愤而毁掉这笔债务,我个人的看法更倾向于这是胡安先生对杜林先生的报复!”

    “是的,胡安先生通过死亡来报复杜林先生,他永远都不需要为那二百三十万的巨额欠债操心了,而杜林先生也为此损失了二百三十的债务,同时还让杜林先生背负上了嫌疑和骂名!”

    “同时……”,凯文走到了法官面前,欠身行礼以表示对法官们的尊敬,“三位法官大人,我代表我的当事人杜林先生,正式向法庭提起反诉,控诉检察官安普先生为了个人的私利,通过制造伪证,刑讯逼供等事实陷害、诽谤我的当事人,希望三位法官大人能够受理此案!”

    整个法庭瞬间被喧嚣声炸上了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