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我欠你一-慕川向晚 第474章,我欠你一-就爱澳门十大赌博网站 -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澳门十大赌博网站 -> 都市言情 -> 慕川向晚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人越狱的事,只在内部做了通报。

    为免扩大事件造成的影响,严防守口,不让往外传播。

    但奇怪的是,神通广大的民竟然也能知道一二……

    很快,就有半真半假的传闻出来,说是“里应外合、有组织有周密计划的一场营救”。

    帖子被纷纷转载。

    然后,再被删贴。

    越是删帖的内容,越是容易引人遐想,再引发小圈子热议……

    因此,向晚下午在家里看到票圈有人传出一些话题,晚上才从白慕川那里听到准确消息。

    “越狱”的人是黄何。

    为了让他的行动不引人怀疑,达到逼真的效果,他们不仅做足了功课,黄何还为此二度受伤——

    呼!向晚松一口气,随即又为黄何捏一把汗。

    “这个事,要告诉圆圆吗?”她问。

    白慕川皱眉:“如果她不问,就不用提。”

    知道得多,想得越多,对她并无好处。

    向晚点点头,可仰头又是一叹:“可是,她今天从上已经知道有人越狱的事,还找我打听,会不会是黄何……毕竟在同一看守所。”

    白慕川:“……”

    他想了想说:“那你就说吧,不用透露更多。只说他一切安好。”

    “嗯。”

    这是最正确的回答。

    方圆圆那天与黄何见面回来,至少把那本结婚证拿出来翻了好几十遍……

    这小妮子,动的是真心,一点点与黄何有关的迹象,都会让她寝食难安,知道少一些,更好。

    ——

    凌晨时分,小雪飘飘。

    小街幽暗的灯光,映着远处的朵朵霓虹。

    同一个城市的另一端,在临近殡仪馆的地方,有一条建筑低矮的小街道,破旧、简陋,房檐上扑满了灰尘,与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有些格格不入。

    殡仪馆离城市较远,这条小街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它特殊的商量属性——到处都是卖香烛纸钱的小店,贴着各种各样的横幅标语。

    “丧葬一条龙”,“有需要电联”、“24小时为您服务”……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一眼望去,莫名有些阴森。

    这是城市的另一面,也是人生的另一面。

    夜幕下,一辆汽车驶过水泥路面,进入小街,停靠在一个小店门口。

    商铺破败的卷帘门拉开了半幅,一个身形窈窕的女人站在里面,若隐若现的影子落在门外……

    待汽车停稳,女人走了出来,亲自拉开车门。

    车里的男人面孔隐在黑暗里面,不太真切。但女人一见他,松口气。

    “老天显灵,总算是出来了。”

    男人没吭声,嗯一声,身子慢慢往外挪。

    女人见状,赶紧伸手来扶,“身体恢复得怎样?看这……还痛吗?”

    “还好。”男人的话低沉简短,听不出情绪。

    但当他的双脚站在地面时,女人明显感觉到他身子因疼痛带来的僵硬。

    “还没好透的,又伤上再伤了……”

    “没事,总是会好的。”

    一句话淡淡地把艰难的过程简化了。

    女人却有些心疼,侧头看一眼驾驶室的人,语气娇嗔中暗含责怪。

    “小鱼儿,傻子是么?还不来扶你黄哥一把?”

    “好嘞,丹月姐……”驾驶室的小伙子飞快绕了过来,与女人一起把男人扶入店铺,很快他又出来。

    汽车就着夜色开走了,就像不曾来过。

    店子光线很暗,摆满了各种丧葬用品,看上去是营业状态。

    黄何环顾一周,没有说话。

    良久,女人叹一声,“这次,我挺对不住姜二和谢老六的……但为了能让你出来,我只能牺牲他俩了。”

    黄何沉默。

    片刻,轻轻一声,“给你添麻烦了。”

    田丹月没吭声,轻轻走到黄何的边上坐下,轻轻把着椅子的金属扶手,对着满屋子的冥钱纸币寿衣与香烛,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说得缓慢,“你别担心,我都准备好了。你好好养伤,等过些天风声过去,咱们就离开京都,远走高飞,再也没人找得着咱们……”

    黄何看她一眼,“苗苗呢?”

    田丹月:“送到她姨母那里去了。孩子小,跟着我这个妈,始终是……呵,她受罪,我累赘……”

    黄何沉下眸子,紧闭双唇,在豆黄的灯火下,面色更显苍白。

    田丹月又是一叹,“你不要怪我铤而走险,这次……我也是急糊涂了,没别的办法……本来我是想听你劝的,准备做一些正当生意,慢慢转行……可那么多兄弟跟着,喊我一声姐,他们吃不上饭,我也着急……”

    黄何顺着她的胳膊往下看,然后又抬头盯住她的脖子,目光微微一暗,“只有这些吗?”

    田丹月妩媚的目光微微一怔,不太自在地低头,拉了拉袖口,把手腕上的淤青遮了起来。

    “还能有什么啊?我……”

    “你一个人,做不了这么大的事。”

    田丹月迟疑地看着他。

    好一会,她重重点头,“我找了暗影——”

    “暗影?”黄何眸子微眯,“哪个暗影?”

    “暗门以前的黑老鬼,现在改了个牛逼的行名,叫暗影!”

    “暗影……”黄何轻哼一下。

    “嗯。”田丹月不看他的眼睛,目光有一点飘,淡淡的风情,全都化在那一声幽幽的怨愤里,“崔鸣和独眼龙没了,暗门那些猢狲,全被暗影纠集到一起,眼看坐大……我,也没办法,只能求他。”

    后面几个字,她说得很小声。

    暗影以前就对田丹月有些想法……

    黄何看着她的表情,大概知道,她所付出的,不仅是两个人,恐怕还有她自己。

    在他复杂的视线逼视下,田丹月淡淡一笑。

    “没什么的,这种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做……幸好,付出是值得的。”

    黄何沉默。

    半晌,他说:“我欠你。”

    田丹月:“不要这样说,如果不是你,我和苗苗早就没有了。哪怕为你付出一切,也只是偿还。”

    黄何闭上眼睛,像在思考,又像无奈。

    “暗影最近是到京都来了?”

    “是,有一阵的。”

    “他们是要做大买卖呢?”

    田丹月迟疑一下,“这个我不是太清楚。但感觉现在的暗门,还有暗影,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嗯?”黄何盯着她的眼睛。

    “崔鸣在的时候,暗影就是个瘪犊子……现在他啊,抖起来了。”

    呵一声,黄何顿了顿,“怎么抖的?”

    哪怕屋里只有他们两个,田丹月仍是压低了声音。

    “我是听人说的,好像他跟国外的人搭上线了,现在背后有人撑腰,比崔鸣在的时候,玩得大,玩得狠!”

    黄何默默的,不出声。

    田丹月轻轻一哼:“崔鸣是个敢玩命的,但不肯跟国外那些人搞在一起的。违法犯罪的事,崔鸣也没少干,但卖国的事,崔鸣是不干的……这个暗影,不是个东西了,没了底线。”

    底线。

    崔鸣会有底线。

    田丹月一个女人,也懂得底线。

    现在的暗门和暗影,没了……那会做什么?

    黄何唇角微抽,“看把他们能的,小人得势啊!”

    田丹月笑了一下,比哭还难看,“可不就是吗?”

    很明显,没了崔鸣的暗门,比以前的暗门,更失控。

    而且暗影拿到的“资源”比崔鸣更多,底线更低,更无耻。

    从田丹月嘴里,黄何没直接了解到“天怒计划”,但至少确定了一件事。

    这个“天怒”,暗门有直接参与。

    “丹月。”黄何突然出声。

    在幽静的空间里,他冷沉的声音,吓了田丹月一跳。

    “怎么了?”

    “我不想离开京都……”

    田丹月怔愣,不说话。

    黄何看着她的脖子、手腕,上面隐隐约约的青紫痕迹。

    “我要讨回来!”

    “黄何?”田丹月似是不解,语气犹豫,“你不是劝我,要走正道,做些好事,为过去的我恕罪吗?”

    “是。我说过。”

    黄何抓住椅子生锈的扶手,有些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所以你走,我留下来就行。”

    “那罢了,你不走,我也不走。哪儿也不去了……反正一朝入了行,一辈子都带着腥味儿,哪里是洗得干净的?”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从明天开始(0——号)书城有投票活动,投票前三的会在7——9号爆更……《慕川向晚》有参加哦,想要爆更的,大家帮忙投个票,具体详细关注群(33897)——谢谢啦!么么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