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澳门十大赌博网站 ->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言情 -> 她谁都不爱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陈幺玩似的解开李总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 他今年穿的是黑衬衫, 看得出来身材相当好, 宽肩窄臀大长腿,再配上这么张英俊的不输给流量小鲜肉的面孔,不怪陈幺喜欢。

    尤其是他的钱。

    “是不是很舒服呀?”陈幺放柔了声音,“我身上到处都是软绵绵的哦。”

    柔若无骨。

    李总脑子里又自动浮现了这四个字, 他是想推开陈幺的, 因为文件还没有看完, 可他突然又有些犹豫, 没等他想明白原因, 陈幺的一双藕臂就缠上了他,连带着声音都甜蜜起来:“老板,我有件事想让您帮个忙~”

    李总的表情慢慢冷峻, 他把她不安分的手拿下去, 却没管自己被解开的两颗扣子,陈幺又把手放他喉结上,感受他一边说话一边上下滚动,咯咯娇笑,一点都没不好意思。“说。”

    “童一春下部电影, 我想随便挑个角色, 您看成么?”

    能有什么成不成的, 他既然买了她, 自然会达成她全部的要求。“可以。”

    “老板真好。”陈幺感动不已, 也主动解开自己身上衬衫的前两颗扣子, 露出里头价格昂贵的黑色文胸:“我没想到您会把帮我把内衣洗了呢,原本还以为没衣服换了。”

    她上次故意丢在李承泽家中的衣服,本来用意是占地盘,没想到这次来却发现已经洗的干干净净叠在衣柜里,于是陈幺就穿上了,作为回报,她把这回的留了下来。

    李总不想搭理她,他也迟疑了许久,没想到她看起来体面,衣服却丢的到处都是,他本来是想拿出去扔掉的,临了又改变了主意丢进了全自动洗衣机。因为严重的肢体接触障碍,除却新衣服需要亲自消毒外,能自己洗的衣服他向来自己动手。

    “没有下一次。”他这样低声威胁陈幺。

    陈幺巧笑倩兮:“谢谢老板。”

    却没答应到底会不会有下一次。李总也没注意,他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就给陈幺开了个后门。他跟陈幺的关系知道的人并不多,保密,也是合约上白纸黑字的一条。这个条件当然是李总先提出来的,但陈幺完全没有反对,虽然李总从不公开露面,可他对陈幺的动态却一清二楚,他养了一只危险的小猫,自然要知道她哪根爪子比较尖利。

    陈幺得到了满意的回复心情还算不错,这时候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两个人不约而同一起看过去,虽然是震动,但屏幕一亮起来,“陆峥”两个字就格外显眼。

    李总眼神凉薄,薄唇动了动吐出俩字,“不接?”

    陈幺反问:“您说呢?”

    李总却没上她这个当,而是平静地把已经摊开许久没有翻页的文件合上,没理边上的手机,把坐在他大腿上的陈幺抱了起来。陈幺第一次被李总抱,本来还觉得有点浪漫,很快就黑了脸。哪有人这样抱个大美女的!他这完全是抱小孩子的方式!一手托在她粉臀下,另一手撑着她的背,说真的,陈幺还以为他要给自己喂奶。

    她小小挣扎了两下,被他抱的更紧,就老老实实不动了。李总轻飘飘看了还在震动的手机一眼,淡淡地说:“睡觉了。”

    陈幺一愣,才七点多睡的哪门子觉?而且嘴上说着睡觉,刚才抱她起身的时候又把文件塞到她怀里是怎么个意思?

    陈幺一米七,还不到二十周岁说不定还会再长,个子纤细比例超好,细腰蜜臀长腿大胸,身上一丝赘肉都没有还特别软,简直就是男人梦想中的女神女人梦想中的完美身材,李总比她高很多,陈幺目测了一下得接近一米九了,当然她见过最高的是电梯里遇到的那个纹身男,肯定有一米九几。

    不管怎么说,主动抱她在怀里总比阴阳怪气地让她去接电话好,虽然合约里没有写她在合约终止前是否可以自由恋爱,但陈幺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她之所以挑上李承泽就是想跟陆峥断了,想离开陆峥还能全身而退甚至祸水东引,那当然是李承泽更适合背这个锅啊!

    陈幺被抱回卧室放在床上,四件套已经换过了,李总不仅有肢体接触障碍还有洁癖,除此之外他这个人简直称得上乏善可陈,陈幺找衬衫当睡衣穿的时候看过他的衣柜,连内裤都是黑白灰三色,更别提是装修风格了。

    极简极冷淡,像是卧室,基本上没有暖色,包括天行顶楼李总的办公室,都是相似的。他似乎很不喜欢鲜艳的东西,陈幺故意在他面前喋喋不休,他也只会给她一个眼神示意她安静,陈幺要是不听话,他也不难为她,只是不再理会。

    他喜欢安静,习惯孤僻,更愿意待在这样的世界里。如果陈幺维持在陆峥面前那种形象,肯定是不行的,保不齐没几天就被老板丢了。韩明烨面前那种元气少女也不适合,李承泽可不是别人,他见惯了世俗冷暖,高高在上,在他面前装清高一点用处都没有,倒不如直截了当地表达出自己的**。

    陈幺想从他身上得到的无非是名利,她大大方方的说出来,李承泽就愿意给,因为那在他的掌控范围内。

    陈幺是个人精啊。

    所以她一被放上床就拉住了李总的手,他下意识地想抽走,但是想起自己要她的原因,就又隐忍着没有动——他很想治好自己的毛病,这一点表现的很明显,陈幺就在李总容忍范围内变得肆无忌惮,因为她知道他不会对她做什么。

    “不是说睡觉么?”

    李总冷静地将她伸来戳自己胸口的手指握住拿开,“你睡觉。”

    “一起睡不好么?”

    陈幺本来被放床上躺着,这会儿又自己坐起来,李总却还站着,小红痣若隐若现,尽收眼底,这个女人简直有毒。他看了陈幺一眼,没回话,示意她往里躺,陈幺从善如流滚了一圈到床里,李总就上了来,倚在床头坐着。陈幺又是一个翻滚来到他身边,绕过他拿文件的手把脑袋枕在他胸口,李总沉默了几秒钟,到底什么也没说,随她去了。

    这个姿势对陈幺来说并不怎么舒服,哪怕有李总的臂弯搂着,她只是想让他快一些习惯跟她的肢体接触。就目前而言她是独特的,可谁也不能保证明天会不会出现个张幺王幺,后天又蹦出个什么刘幺李幺。她既然是独特的,那么就不能被替代。

    陈幺也好奇地去看文件,不好意思,上头每个字她都认识,组合到一起就成了天书,陈幺撇撇嘴,一只修长的手从天而降捂住她的眼睛,很轻,她眨了眨眼,就听见李总磁性且带着冰碴子的声音:“知道什么叫机密么?”

    “不知道。”

    长长的睫毛刷过李总手心,他慢慢松开,仍旧继续看,视线却不由自主停留在陈幺脸上。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只看得到陈幺半张脸,但这个角度,实在是柔美至极,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慢慢地眨呀眨,很有规律,就像他的心跳声。陈幺恰好依偎在他心口,脸颊与他心脏相贴。

    于是李总难得有了几分闲心:“拍戏的感觉如何?”

    陈幺盯着文件看了两眼就失去了兴趣,她现在全部身家都没有李总零头,所以回答的也很漫不经心:“哦……挺低的。”

    “嗯?”

    “片酬啊。”陈幺嘟哝。“这么个炮灰角色整个戏份十分钟,能有什么感觉呀。”

    李总哼了个气声,“可我听说你演的不错。”

    谁知陈幺立刻从他胸口抬起头,桃花眼亮晶晶:“真的吗?”

    她这会儿素面朝天青丝垂肩,眼睛是天生的黑白分明,干净澄澈,突然这样看,让李总心跳漏了一拍——陈幺太漂亮了,哪怕是他也无法直视太久,总觉得看久了魂都要被她勾走,这种失控的感觉他非常不喜欢。

    但她都问了,李总就从鼻腔里嗯了一声,陈幺吃吃笑起来,瞬间变换了神情,眼眸柔情似水,粉面含春,眼波盈盈,李总清晰地从她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怎么啦。”陈幺却偏要知法犯法,“难道您叫我来,就是为了我坐在边上欣赏您工作时英明神武的形象么?”那她可不可以不要?陈幺对睡眠要求很高的,十点前必须上床,雷打不动,她固然可以为了李总隐忍一下,但早晚都得讨回来。“快九点了,您吃晚饭了么?”

    顶楼都是李总的领域,他这个人孤僻到极点,就连他的秘书都不能跟他在一层楼共事,因此顶楼除却办公室之外,还配备了休息室健身室跟厨房,除此之外顶楼还有一个超大的露天游泳池,工作狂先生不想回家的时候就会留宿。对于患有肢体接触障碍的李总来说,他是能不换地方就尽量不换地方,他讨厌陌生的人跟陌生的环境,陈幺是个他不得不容纳的例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