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江湖人潮汹涌至一-倾国绝宠:凰妃临天下 第二百二十三章江湖人潮汹涌至一-就爱澳门十大赌博网站 -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澳门十大赌博网站 -> 其他类型 -> 倾国绝宠:凰妃临天下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黎鹏峰看着大厅发生的事情,眯着一双眼睛沉思片刻后,才道:“辰耀呀,对方也算是宫家举足轻重的长老,你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能当这么多人面说出来!二位长老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小辈一般见识了!”

    那宛如刀削般的俊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带着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

    “舅舅说的是,我方才说话有些不当了,不过,烟儿是我的未婚妻,更是逆鳞……”。

    顿了顿,眸光乍冷,接着道:“谁要是对烟儿有意见,那便是对本殿下有意见。”

    冷不防被丰辰耀揽过肩,祁蓂烟心中一阵恍惚,听着他方才所说的话,暖流渐渐划过心间。心知他此话一出,大厅中定会有人对自己生出不满,那怀抱虽温暖,冷静的理智强迫自己轻拍了丰辰耀胳膊一下,从他的怀中退了出去。

    “丰辰耀,你要是再说这种胡话,信不信我不理你了。”

    看了一眼祁蓂烟那略带粉色的脸颊,心知她害羞了,也不恼,放开她后声音痞痞的说道:“好赖都是给烟儿说的,你又是我未婚妻,哪来的胡话一说!”

    祁蓂烟好像第一次认识丰辰耀一般,被他说的话气的牙根疼,猛地喝了一口水后,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笑的满是深意。

    “才发现,黎国的太子殿下,竟,啧啧,竟是这般的无赖!”

    丰辰耀猛地凑了过去,那右耳畔传来了温热的气息,带着磁性的嗓音直达心底深处。

    “你们……”。

    东长老轻瞥了一眼气的站起来的南长老,轻咳一声后,苍老却浑厚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三弟坐下,都多大岁数了还和那些不懂事的小辈计较呢。原来少主早我们二人到昊城了,方才的事因为事情缘由未弄清楚,若是有得罪之处,黎老爷和殿下就多多担待。”

    宫寒亭发出一声嗤笑,摇晃着扇子开口:“二位长老可真是有心了,将父亲的嘱托做的兢兢业业,寒亭真是佩服。”

    丰辰耀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笑看那两个长老:“我和寒亭的关系在哪里摆着呢,不会真的放在心上的。”

    黎鹏峰笑着打圆场:“哎呀,各位都是远道前来,给家父祝寿的,就别说那些伤和气的话了。这样吧,今晚给二位,就当作这次闹剧的赔罪如何?”

    丰辰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周身的尊贵之气显露无疑,脸上露出狂傲的笑容,缓缓道:“一切都听舅舅安排,我和烟儿就先回去了,等晚上接风宴过来就行。”

    祁蓂烟心知,此时自己不应该多言,从善如流的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摆后,笑言:“我和辰耀就先回去了。”

    丰辰耀霸道的揽过祁蓂烟的肩膀,也不管她挣扎与否,那俊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扬声道:“寒亭就先待在这里,我们就先走了,舅舅回见。”

    祁蓂烟象征性的挣扎几下后,便安静的待在丰辰耀旁边,任他揽着自己往外走去。

    临走时看着代替黎老城主,正坐在主坐上高深莫测的看着自己的黎鹏峰,她心中不由得生出淡淡的计较。

    “告辞。”

    黎鹏峰看着惹下一摊子事,却连句客套也不说便离开的二人,牙根被他咬的生疼,却只能陪着笑脸处理这烂摊子。

    “哈哈,辰耀毕竟是太子,有些脾气也是应该的,长老就多多担待。”

    南长老的气还没消,对于黎鹏峰的话置若罔闻,东长老却理解似的开口:“宫家毕竟是四大家族之一,身为宫家长老,这点肚量还是有的。早先因为少主在来黎府的路上,突然失去联系,才会在方才闹出这场误会,黎老爷不要放于心上才是,毕竟我们是来给城主祝寿的。”

    宫寒亭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椅子上,一副痞痞的富家二世祖样子,嗤笑出声:“长老们对我可真是关心的紧呢,不管是宫家的大大小小事情,啧啧,还是本少的行踪上,都要掌控的一清二楚,宫家幸得有你们,才不会在我手中逐渐衰败。”

    东长老和蔼可亲的看着宫寒亭,语重心长的教诲着:“你父母离开时,可是再三叮嘱我们,要照顾好你!可如今你,唉,这要我们在你父母回去后,怎么面对呢!惭愧!”

    宫寒亭在心中暗暗冷笑几分,但面上仍旧保持着浪荡不羁的样子,斜靠在椅子上,自顾自的说:“看来父亲选人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这样想来,本少以后的夫人,都有人操心了!”

    东长老面色一沉,四两拨千斤的问:“可最终的决定权,不还是在少主的手中吗?我们四个,说白了也就是在完成你父母的嘱托罢了,更是为了你爷爷的心愿。”

    宫寒亭嗤笑出声,嘴脸挂着邪笑,一本正经的问:“父母亲好像托付四位长老照看着我成亲生子的事,不知道,这件事什么时候有个准信?而且,你们四位可是宫家举足轻重的人物呢,凭借着你们爷爷辈的身份,寒亭岂有不听你们话的道理!”

    饶是平日里理智,手段高明的东长老,在听到宫寒亭说这样的时,都险些破功,深吸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开口:“少主说这样的话,岂不是折煞我们四人呢,唉,都让黎老爷见笑了,少主和我们一路走来,都有些累了,要是不介意的话,能否借我们几间客房,用来休息一番!”

    黎鹏峰的热闹看够了,笑着打起了圆场。

    “来人呀,请贵客去客房休息,宫少主和长老们先去休息片刻,等晚上为你们接风。”

    晚上的接风宴办的很是和睦,几位家族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互相客套答谢,为黎家家主的寿宴做准备。

    时间飞逝,转眼间,便到了黎正的寿宴日子。

    这段时间,祁蓂烟和丰辰耀二人,托宫寒亭那男扮女装,一闹之下的福,关系更近了一步。

    七月下旬的天气,仍旧有些闷热,黎府众人为了给黎正过好这次寿宴,早三天就开始布置宅院起来。

    正门的牌匾上挂着红色的纱布做装饰,两个大红灯笼高挂其间,从正门进去,竟被挂满了一排排的小灯笼,看起来竟格外的喜庆。三步一侍卫站着看守府内安全,又看起来严肃不已。

    丰辰耀一大早便带着祁蓂烟在黎府内观看,毕竟,早些时候,对于寿礼都已经准备好了。

    二人并肩而行,说说笑笑间竟走到一处破败不堪的院落前,紧闭的大门上挂着两道重重的锁,门前杂草丛生,看起来像很久都没人住的样子。

    祁蓂烟黛眉一挑,斜眼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丰辰耀,笑着调侃道:“看不出来呀,堂堂四大家族之一的黎府,竟有这么破败的院落存在,这里边,该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看着那精致的脸上满是恶作剧的表情,丰辰耀无奈的抚了抚额,却仍旧耐心的解释:“听母后曾说起过,二十多年前,外婆因为在黎府救被仇人刺杀的外公,导致去世,从那之后,他们二人住的院落就被锁起来,不准任何人去看,也许外公怕触景生情吧,毕竟这么多年过去,外公始终未曾续弦。”

    祁蓂烟一副了然的样子,开始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推理起来,慢慢的开口:“那照这样来看,黎府也就这一处破败不堪的院落,好像是禁止人来,而且,那门上的两道大锁,可要是真如你所说。他们二人的感情深厚,又怎会令院落如此破败,还不得精心保护起来!嘿嘿,你说这里会不会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丰辰耀一时之间也不得其解,被祁蓂烟这样一提,也发现的其中的蹊跷,沉思片刻,出言提醒起来,道:“就算有什么蹊跷,也不是你我二人能左右的了得,烟儿,黎府中的水深着呢,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平静样子!你答应我,不要去寻求它的秘密!”

    祁蓂烟眼睛闪着光芒,都好像能看到院子里边的景一样,却用右手在丰辰耀面前甩了甩,满不在乎的说:“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没事找事,哎呀,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啰嗦了,这里就算有什么问题,也是你那个表弟妹去管的吧!好了好了,逛了这么久了,回去看看给你外公的礼物准备怎么样了!”

    丰辰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似生怕她反悔一样,牵着祁蓂烟的手,脚下有些凌乱的向住的院子走去。

    祁蓂烟在心中暗想,等寿宴过后,一定看,又低下头,看着二人十指相扣的手,心中一阵暖流划过。

    此时的丰辰耀还不知道祁蓂烟心里的真实想法,因此忽略了她对那破败的院落的好奇程度,以至于在后来,因此闹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麻烦,令二人再次分别。

    “真是的,有没有什么人追着你跑,干什么走这么快呢!”

    越接近所住的院落,丰辰耀心中的不安就越强,以至于祁蓂烟的话中生出些许抱怨。

    丰辰耀回过头,满脸歉意的看着她,开口道:“对不起,我只是有些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祁蓂烟大度的回道:“我知道的,又没真的生气,再说了,江湖儿女本就不拘小节,没那么娇气矫情的!快走吧!”

    二人说完,用着更快的步伐往前走。

    刚从拐角转身,就看见前边满脸焦急的福临祥瑞,小跑着向过走去。

    丰辰耀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疏离,嗓音淡淡的开口:“你们二人怎么如此慌张,被别人看去,指不定怎么说你们主子教导不周呢。”

    福临祥瑞在前边停下来,冲二人行礼后,祥瑞才缓缓却不乏一丝焦急的开口:“主子,少爷,寿礼出问题了,那千年雪珠,碎了。”

    丰辰耀面色一寒,那眼神好似利剑一般,射在了福临祥瑞身上,冷冷的问:“寿礼是由谁保管的,当初是怎么告诫你们的,一定管好寿礼,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看管的人当中,有监守自盗之人!”

    此话一出,二人齐齐的跪在了地上,同时道:“少爷明察,从京城到此,虽然寿礼一直是我们二人看管,但就算给我们姐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打那千年雪珠的主意呀!”

    祁蓂烟上前一步,轻扶起二人的胳膊,转过身看着丰辰耀,四目相对间,她肯定的开口:“我相信千年雪珠的破碎,和她们二人没有任何关系,先去看看雪珠的破碎程度后,在做定论也不迟!”

    丰辰耀脸色有些不好的点头,在面对祁蓂烟时,那怒气被压抑在心中,低低的声音响起:“听烟儿的,你们二人带路吧。”

    “主子,少爷请!”

    还未走到放着寿礼的房间,便看到青河和驰华二人面色焦急的站在门外,因为没有外人,丰辰耀直接摆手,不必行礼。

    在心腹面前,一向都温文尔雅的丰辰耀,难得的变成移动冰块,那刀削般宛如天人的脸上,满是阴沉之气,沉声问:“千年雪珠破碎了?是怎么回事,这期间有什么可疑之人来过?你们在今天之前,打开过放雪珠的吗?”

    以青河为首的四人低头行礼,坚定的异口同声道:“少爷,放寿礼的这间屋子,仅有我们四人来过,就算是平日里打扫的下人,也禁止出入的。”

    俊脸上满是阴沉的气息,丰振耀那听不出情绪的声音响起:“你们四人,就算受到威胁也不会有异心,莫非……。”

    顿了顿,抬脚向前走去。

    祈莫烟知道千年雪珠对他的重要性,担忧的问道:“现下雪珠出了问题,你准备怎么办?”

    丰辰耀侧头,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离寿宴还有时间,先看看雪珠的情况再说,若不行了就重新准备。”

    祁蓂烟那一向清冷疏离的面上,也染了几分淡淡的忧色,慢慢的开口:“现下这节骨眼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只能如此了。”

    丰辰耀给祁蓂烟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伸手拿起桌上的檀木盒子,慢慢打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